首页> 公告频道> 公告详情

阅文创作研修班开班了

2018-11-30 15:56:04

2018年12月阅文创作研修班

2018年12月 阅文创作研修班 开班了!

致力于培育优秀作家,推介优秀作品,为了建设良好的培育环境,组建具有权威性的培训专家团队,阅文集团联合网络文艺国际创研基地为作者们搭建培训平台。

每位作者的不断努力,只为了突破枷锁的束缚,站顶高峰。作者们的坚持不懈,将推动梦想的实现和社会价值的体现。而作为本次研修班的魅力,就是给予大家学习和交流的平台,推进大家加速成长,让梦想触手可及!

文学指导单位:  中国小说学会

主办单位:      网络文艺国际创研基地

阅文集团

承办单位:      中创文艺智库

协办单位:      北京国家数字出版基地

作家班总指导:

肖惊鸿、宝剑锋、意者

主讲老师:创研基地专家、阅文集团资深主编、知名白金大神作者

课程设置:网络小说写作技巧、网络文学衍生价值与创作分享交流等

授课省区:北京

授课地点:北京国家数字出版基地

授课地址:北京市丰台区看丹南路榆树庄1号

授课时间:2018年12月8日-9日

签到时间:2018年12月7日

报名时间:即日起至12月4日

报到&住宿地址:北京中认泰华酒店一层(北京市丰台区樊羊路88号)

联系人:陈琦/陈博文

学员人数:50人

报名对象:阅文集团旗下起点中文网、创世中文网、云起书院、起点女生网、红袖添香、小说阅读网、潇湘书院、言情小说吧。

报名办法:联系您的编辑

报名成功通知:编辑通知

费用:0元(阅文集团承担住宿和午餐,交通费需自理)

编辑强推

  • 深情她不知

    时枘

    有种深情她不知,盛晴晴因为一只拖鞋,和宁华年结缘。关于宁华年这个人,有人说他高冷无比,暗恋他的女孩鼓起勇气给他发消息:"男神,你属什么?""属狗。""不,你属于我。""嗯,你是狗吗?""……"聊天记录一经传出,宁华年就更是让人形容成了一朵"高岭之花"。可是谁能告诉盛晴晴,为什么她遇到的宁华年,是另外一个样子的?某一天宁华年双手支着下巴,冲着盛晴晴微笑:"我以后不养狗了。""为什么?""我养你,毕竟

  • 只做承少的心尖宝

    草荷女青

    承靖州以为凭借自己的"姿色",一周之内拿下荆一,不费吹灰之力。然而N周都过去了,她非但没有被他拿下,竟还摇身一变成了他的准大嫂!那日,一出抢婚闹剧轰动整个云城,他双目赤红将她牢牢箍在怀中。"小东西,你休想带着我的种嫁给别的男人!""那你想怎样?""嫁给我!""你这是在向我求婚吗?""你到底嫁不嫁?""嫁啊!带上户口本,明早九点,民政局见!"小样!不用点手段,你还不求婚是不是?

  • 温先生,撩表心意

    北流·

    戏精会撩女画家VS禁欲系偏执心理医生姜楚楚其人,持美行凶,把自己搞得声名狼藉。她见到喜欢的定要染指一番,可偏偏在温九思面前碰了壁。起先,她垂涎他的锁骨与腹肌。他不动声色扣紧了衬衫上每一粒纽扣。 后来她笑容虚伪,"温先生,你能给我撑腰么?"他步步迫近,证明他不光能给她撑腰,还能死死撑住她的腰,从卧室到车里,咬着她的耳垂,嗓音低醇。"哭出来,我想听。"所有人以为,是小妖精拿下了唐三藏。只有他心底知道,,

  • 原来你暗恋我呀

    唐言蹊

    四岁的陆西泽见到刚出生的楚瑶,嫌弃:"真丑。"十岁的陆西泽看着六岁的楚瑶,臭屁:"谁喜欢她谁是小狗。"十五岁的陆西泽把十一的楚瑶堵在学校门口,威胁:"听说你今天收到情书了?丢掉!"十八岁的陆西泽推开十四岁的楚瑶,冰冷:"我说过,谁喜欢你谁是小狗,楚瑶,从今以后,不要出现在我面前让我恶心。"二十六岁的陆西泽俯身在二十二岁的楚瑶耳边,低语:"汪汪……"楚瑶:"陆西泽,你脸疼不?"世间最美,莫过于我明恋

  •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绿依

    她,雪凡心,二十一世纪赫赫有名的医学天才,却穿越到镇国公呆呆傻傻的废材小姐身上。当丑颜褪去,她的绝色容姿,她的万丈光芒,凤惊天下。他,夜九觞,神秘莫测的九皇叔,够冷酷够霸道够腹黑,某个无聊日,发现了一个有趣的小东西,从此开始他天上地下的漫漫追妻之路。世人都瞎了吗?难道没看见这只贪吃的小狐狸才是真正的明珠?管他世人瞎不瞎,总之这只贪吃的小狐狸必定是他的囊中之物,先养肥点,以后的肉才好吃。

  • 冷爷,宠妻为上

    路千持

    人称冷爷的唐家三少唐鹤轩,居然被一个女人搂了脖子亲了脸!还是个面目可憎,色胆包天的女酒鬼!可这个揩了滔天大油的女酒鬼,不但没有被捆了手脚扔下河,还好好地活了下来。许久之后,人人都说宋绵是有心接近,爱的是权势富贵,让唐先生疏远着她些。可唐先生却把她当成宝,宠上天,求了婚!女人斜眼看着他递来的求婚戒指,轻飘飘地道:"我长得丑,还多作怪,怎么配得上三爷您?"男人眉眼都没动一下,"你不丑,是我瞎!你哪里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