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辰少,娇妻慢慢哄

第十五章 绝对不是被十六万气晕的

辰少,娇妻慢慢哄 冬寒夜枝 2087 2018-12-29 19:30:58

平时张真真架子就不小,只是今天未免过分了,十六万啊,她的工资才发了五千,哪有能力买这么昂贵的鞋子?

深吸了口气,叶倾轻睁圆了美眸,巴掌大的小脸配上精致秀气的五官,让她看起来人畜无害,"真真你是不是忘了带卡?我卡里只有三千块钱,你要是没带够钱就先拿去用?只是这高跟鞋……""

她的声音软糯,虽然身上穿的比较普素,但气质很好,给人一种书香门第大家闺秀的错觉,让人很有好感,总觉得她没有说谎。

"所以你们要让家里人转帐过来还是?"店员还维持着脸上的微笑。

"要不下次吧?我们还要去机场接你哥呢?"叶倾轻脸不红气不喘的扯着谎,她装的这么辛苦,还不是为了给张真真台阶下。

可是人家不领情,张真真不信她拿不出十六万,能住在‘金凌公寓'可想而知左家的财力有多雄厚,平时给她的零用钱肯定不少,而她平时又很省,卡里没有上百万也有几十万。

叶倾轻若知道张真真惦记着她自己都不愿动的生活费,不气的吐血才怪,她就是不想欠左家太多才没有动那笔钱的。

"不是说好了让我选一件礼物,怎么说反悔就反悔?我不管我就要这双鞋。"说话间把她的钱包也抢了过来。

"我……"叶倾轻一口气堵在胸口,正想说什么,就听的背后有人叫她。

"倾轻,真的是你,刚才我在对面看了好久,有点不敢认。"原来是左家的佣人张琳。

张琳年龄三十岁左右,为人很随和,在左家和叶倾轻的关系挺好的,自从她离开左家,她们有三年没见了。

见到熟人,叶倾轻很高兴,几步迎了上去,"张琳姐你也来逛商场?这个商场的东西可贵了。""

后面一句她地凑在张琳耳边说的,把她惹的失笑。

于是也学她的样子凑在她耳边低声说:"所以我只是过过眼瘾,不准备买。""

看着门口二人气氛融恰的叙旧,张真真暗暗翻了个白眼,本想上前催她付帐,不过她拉开钱包,发现里面躺着一个新手机,她拿出来一看。

粉色的女士手机,外型精致小巧,把手机翻来翻去看了个透,只看见背后有个英文标识,是她没见过的牌子。

"小姐这双鞋你还要吗?"店员问的很客气,但眼里已经带着点不耐了,感觉张真真就是打肿脸充胖子也买不起昂贵高跟鞋的人。

店员的眼神刺激到了张真真,她想也不想的回道:"当然要买,你等会儿,我打个电话给我哥。""

拿着叶倾轻的手机,张真真装模作样的翻着通询录,当她看到左二哥哥这个联系人时,她决定赌一把,发了条短信过去,"左二哥哥,我在商场看中了一双高跟鞋,可是有点贵,要十六万,你能不能给我转点钱?""

她瞄了眼叶倾轻,见她没注意这边,把她的卡号发送过去,很快又把发出去的短信删了。

等了几分钟,没有回信,她很失望,看来左少爷没那么重视叶倾轻这个拖油瓶,又或是他本身就是个小气的人。

"叮"手机收到短信,她点开一看,‘你的建行卡尾号***于*年*月*日*时*分……现账户余额为十六万零四千六百元。'

张真真眼睛都亮了,她立马删了这条短信,把卡递给店员,"刷吧。""

刚和张琳道完别,叶倾轻准备叫张真真离开,却见她提着装鞋的袋子走过来,笑的满面春风,"钱已经付了,我们走吧。""

"等等,你怎么有钱付账?""

"你别管这个,反正没花你一分钱。"张真真敛了脸上的笑容,不太高兴的挥开她攥住自己胳膊的手,快步往外走。

叶倾轻追上去,挡在她面前,秀气的眉毛拧成结,"真真你说实话,到底怎么来的钱?别说是你自己的,你把包扔在了我住的地方,身上根本没带卡。""

二人僵持了片刻,张真真见敷衍不过去了,只好招了,"就是给左少爷发了个短信,让他打钱过来。""

"什么?你怎么可以……"叶倾轻话没说完,脑袋陡然一阵眩晕,眼前一黑就倒在了地上。

"倾轻,倾轻你怎么了?不要吓我,你醒醒,醒醒。"张真真蹲下身用手轻拍着她的脸。

医院,医生给叶倾轻做完检查,表示没有检查出任何问题。

"那为什么突然晕倒?没有贫血、营养不良之类的?或者受了某些刺激?"张真真对医生的检查结果表示怀疑。

她是不会承认叶倾轻是因为她花了太多钱而被气晕的。

"没有,我可以确定你的朋友没有身体不好,也没有受刺激,至于她为什么突然晕倒,这就有点难说了。"医生说完就走了。

"庸医,这点问题都发现不了,也配当医生?"张真真小声嘀咕。

叶倾轻醒来后,也是很懵,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

只听得张真真在耳边碎碎念:"送你来医院的路上,我用你的手机给左少爷打了电话,但是他没接,后来直接关机了。"说完还盯着观察她的反应。

"嗯,我现在没事了,先回家再说。"叶倾轻表情淡淡的,穿了鞋就要离开医院。

"倾轻对不起,你别生气了,气坏了身子怎么办?我只是太喜欢那双高跟鞋了,早就想买了,可是你也知道我家里的情况,对不起,我错了。"张真真是真心的在道歉。

但她就是不改,叶倾轻现在没心情和她计较这些,她现在心里闷的慌,整个人都很难受。

"这件事别再提了,但是以后你别想再让我给你买任何东西,你的消费我负担不起。""

"……"真小气,张真真撇了撇嘴没再说话。

打发走了张真真,她一个人坐在床上,双手抱膝,怔怔的发呆。

她是怎么了?在商场晕倒前那一刻,她感到胸口一阵彻骨的痛,像被某种尖利的刀具捅伤了一般,那种痛感她是真实的感受到的。

可是医生却说她的身体没有任何问题,她到底怎么了?

张真真以她的名义让左竞辰转了十六万,她是很生气,但还不至于晕厥,总感觉是某种无形的力量庞罩着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