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耽美小说 古代耽美 王爷五行缺我

第三十二章 识破

王爷五行缺我 祭酒一曲 2260 2018-12-29 19:48:12

"小心!"孟玄玉手里的那个孩子面色诡异,竟然一个转身用一种不可思议的角度抬起自己,已经被烧得焦黑,如图黑差一般的枯手掏向孟玄玉的心窝。

秦淮看着这个场景,眼睛瞬间变得通红,一个箭步冲上前去,想要救下孟玄玉。不过迟了,孟玄玉缓缓的倒在地上,然后那个小孩子竟然就那么蹦蹦跳跳的飞快离开了。

"嘻嘻嘻,不高兴,不好玩。"孩子边走边唱,声音诡异非常。

"阿淮,很高兴你是安全的,这次我可能没有办法陪你离开了。这片雾实在是太过怪异,接下来的路你要自己走。不要担心我,我会好好保护自己的……。"孟玄玉气若游丝,心脏的位置出现了一个血窟窿。

"……你说说你究竟还图什么?演技这么拙略,一张嘴就被我看出了破绽,竟然还有心思在这里跟我假装要死?当真是脸皮够厚的!给你自己一个机会,赶紧放我出去,不然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和刚才完全不同,秦淮脸上已经没有了之前的那种迷茫和纠结。取而代之的是一如既往的冷静和睿智。

"哈哈哈,你什么时候发现不对的?"孟玄玉脸上的表情从刚才的虚弱突然转变成冷笑,并且面部不断痉挛,很快就变成了另外一副样子。

这张脸上横七竖八,全部都是伤痕,而且每一道伤痕看起来都非常新鲜,不断的有淡黄色的液体往外翻涌。

秦淮对这个场景实在是接受不了,虽然想放手,但最终还是没有动。

"在你叫我阿淮的时候。孟玄玉那个缺心眼可对我是又爱又恨,一直把我叫做秦王。不过那时候我的思路也并不是很清晰,对你依旧深信不疑,可后来你不知道为什么,竟然在背对着我转头的时候,让自己的头原地180度大旋转。这种非人类的动作,确确实实帮了我一把,让我恢复了短暂的清明,在那个瞬间,我吞下了醒神符。不过看样子,我原本以为没有对你造成任何伤害,但是你的腿脚处确实有伤,应该是我情急之下扔出的那枚符咒打动了你吧。你也倒是有几分本事,竟然没有露出分毫。""

毫无头绪的秦淮实在不晓得现在究竟是个什么情况?也不知道该怎样做,才能够离开这一片荒诞的地方,,

"你虽是一介普通人,倒也有几分灵根,我竟然耐你不得。不过也无所谓了,我的目的已经达到,接下来你最好还是管控好自己的心思。今日我被你所伤的仇来日必会找你索回!哈哈哈,再见!""

怀里的孟玄玉已经彻底变成了一个身上全都是伤疤,而且表情狰狞的男子还边说边笑。很明显,他就是之前在那个房间里消失不见的黑影!他正打算设法离开的时候,却发现自己浑身动弹不得!

"你对我做了什么?快放开我!"假孟玄玉厉声质问,从他的声音里能够听出他现在也有些慌张了。

"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罢了,你怕什么?!我对你来说不过是个普通人,毫无威慑之力,不如在这里陪我呆一会儿可好,总有人来救我,到时候你不也能动弹了?""

这个丑八怪也是真够迟钝的,已经被定在原地不得动弹,有段时间了却一直没法发现。

秦淮暗暗松了口气,他刚才孤注一掷,把之前就拿在身上的定身符,趁其不备,在假装关心的时候贴在了这个丑八怪背后。

"可恶!放开我,我并没有伤害你之意,你何必如此赶尽杀绝?!"这丑八怪明显慌了,想要挣扎却发现浑身无力,除了还能说话以外,其他的各个部位竟然在瞬间无法移动分毫!

"别挣扎了,梦德真人的东西可没什么次品,你在挣扎不过是徒增烦恼罢了。我也无意伤害你,不过你如果自寻死路的话,我也帮不了你。""

这个符叫缚仙,作用只对一些没有实体的灵体有效,而这个丑八怪这次为了能够更好的扮演孟玄玉不得不给自己提前找了一副身子,由此才能够在拿捏对方的容貌之后,还能够保持一定的身体触感。

如果这丑八怪还是自己原先飘忽不定的样子,以秦淮的普通人的身份就是费尽周折,也未必能够把这人死死地定住。

可没想到就是这点小心计竟然成了被人抓住的关键点!

"别想问我该怎么出去,我才不要帮你呢,只不过我警告你一句,出去之后如果还想要王将军的命,那你最好别继续纠缠修锦。带你去那个房间的时候,他就已经暴露了,不过你别以为抓住了一点他的把柄,就能够真的和我们抗衡!""

"秦淮!醒来!""

就在秦淮边说,一边思考该怎样从这个人口中掏出自己离开这片地方的方法的时候,他的耳边突然出现了孟玄玉的呼唤,然后她感到自己身体一轻,一是有一瞬间完全消失。紧接着重新睁开眼睛的时候,面前就是孟玄玉的脸。

"你是白痴吗?!这么简单的幻境里竟然能沉迷这么久,我废了好大的劲才能把你的思维拉回来!知道吗如果成功不了,你就会变成植物人!那鬼东西刚才在这间房子里动弹不得,只不过你醒来的时候动作太大,他趁机跑了。真是笨死了!""

秦淮醒来,孟玄玉狠狠的松了一口气。不过嘴上依旧是不依不饶。

刚才秦淮趴在桌子上不省人事的样子,实在太吓人了。孟玄玉第一次看到秦淮这种永远都表现的非常得体的人,如此脆弱的样子。而且秦淮因为沉浸在幻觉中,所以脸上的表情并不怎么让人舒服,孟玄玉看着他,一阵心疼。

他自己画的符,自己本身的气息,所以略施小计就避开众人找到了秦淮。

因为生性顽劣,再加上自己手中的镯子,一直有着天生克制邪祟的效果,孟玄玉对于学习从来不怎么上心,所以这些拉人出幻境的说法,他虽然会,但却有些熟练,如果这个人沉迷的太深,孟玄玉也不可能生生的,把这人叫醒。

幸亏秦淮本身就意志坚定,再加上忙里偷闲把新生扶送入了嘴中,这不让自己继续沉沦的更深。

"这么大声音做什么?本王又没欠你的!是你自己在山上不学无术,业务不精,才会有如此担忧!那小鬼可是非人类,我能够勉强把他制住,不继续深陷其中就已经实属不易,你还在这里咄咄逼人,你不应该怪自己能力不够,所以没有留住她吗?!""

知道孟玄玉担心,所以秦淮没有追求他语言中的大部分,但是想让他在语言上吃亏,乖乖的听人数落却也是万万不可能的。

"快走吧!整个将军府已经乱成了一团,你刚才消失,那个大厅里的人又记不清楚你究竟发生了什么,才会从那里离开,我不得不提前退席来寻你!赶紧出门去解释清楚,不然皇上那里都要被惊动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