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月上灯火

100

月上灯火 和一宣 3090 2018-12-29 19:48:14

刘丽红慌忙地锁上办公室的门,把毛毯轻轻地盖在王冲身上——幸好酒店有地暖,地面铺的是木地板,不然这大冬天的睡在地上早冻坏了……

刘丽红检查了自己的衣服——"完好无损",一件也没少,她的心稍稍的平静了一点。她忍不住又俯下身子去看王冲,虽然他的脸并不属于英俊潇洒的那种,但五官也很标致,如果只从容貌上定位的话应该是中上再靠上一点的水平,从目前来看他的性格脾气是很好的,说话也很幽默,加上这两点的话应该可以算是很上乘的男人了……

哎呀,我这是在胡思乱想些啥?刘丽红站起来,收回了刚才的思绪,脸却烫起来了……

睡得正香的王冲突然坐了起来,嘴里还嘟囔着:"哎呀,坏了,估计吴姐要等急了……"当他伸着懒腰慢慢地站起来看见刘丽红后,王冲吓得猛的往后一退,被毛毯一绊一下子跌坐在了沙发上……

"刘总……"王冲使劲地挠着头发,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事已至此,你看着办吧……"刘丽红"冷着脸"说。

"刘总!我……我们……"王冲急得都不会说话了。

"哈哈哈!看把你吓得……放心吧,你的贞洁还在……""

"哦……哦……"王冲闻听此言总算松了一口气,他擦了擦额头的汗,低头找鞋子。

"不过你得想好怎么跟你老婆交代你昨晚的行踪了……骗老婆的男人可不是好男人噢……"刘丽红"阴阳怪气"地说。

"我当然是……是……实话实说了!"王冲"心虚"地说。穿上鞋子,王冲伸手去口袋里掏手机,却左翻右翻也没找到……

王冲跟刘丽红道了别,骑上自行车一路狂奔,拐弯的时候差点因为速度太快而摔倒……

到了家,岳父母正逗儿子玩,王冲摄手摄脚的想溜进卫生间,却被岳母赵传芳一嗓子喊住了:"昨天晚上你干啥去了?小惠等了你一晚上!电话也不接……""

"我电话不知道掉哪里去了……妈,我先去洗把脸……"王冲头也没敢抬一溜烟跑了。

中午李研惠回来了,王冲正在厨房里忙活,看到她后端着刚做好的玉米蛋花汤从厨房里出来:"快,洗手吃饭……""

李研惠没说话,径直走向了卫生间。

饭桌上,李研惠夹起一块鸡肉放在王冲碗里,歪着头看着他。王冲连忙放下筷子,像个犯错的小学生一样站的直直的:"首先,我要为自己夜不归宿的错误行为向老婆大人道歉……""

李研惠扑哧一声笑了,但她立马收住了笑,还是歪着脑袋看着王冲。

"其次,我要为我因为陪领导喝酒导致手机丢失的重大失误向老婆大人说对不起……""

"第三,我要为我丢失手机而造成的家庭财务负担向老婆大人鞠躬……"一旁的岳父岳母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他们端起碗抱着王子豪去了厨房:"走,宝贝,咱们去厨房吃……"李研惠也端起碗来,说:"我也要去厨房吃……"王冲急眼了:"老婆你不能走呀……不然我向谁忏悔啊?""

李研惠坐了下来:"好吧……长话短说,别啰哩啰嗦的……""

"好……"王冲把椅子拉到李研惠跟前刚想坐下,李研恵一下子站了起来:"别跟我套近乎!老实交代问题!""

王冲立即又站直了身子,接着又弯了下来,俯在李研惠耳边小声地说:"昨天撞车了……""

"什么?"李研惠差点跳了起来,她神色慌张地拽着王冲,上下左右的检查他的身体,嘴里不停地说:"没伤到你吧?没伤到你吧?""

王冲一把抱住了李研惠:"没事宝贝……"然后他就把当时的情况描述了一下,包括后来的修车以及陪卫生局领导的事情——跟刘丽红"睡"在一起的"那段时光"自然是隐瞒了,本身就没发生什么事情,没必要说出来增加多余的麻烦……

李研惠已经没有心思再去"追究"王冲夜不归宿的问题了,她现在唯一关心的是王冲有没有受到伤害,虽然王冲说没事,她还是一遍遍的查看,直到完全确认王冲的确是没有受伤,她才停下了手,眼睛里早已噙满了泪水……

吃完午饭,王冲陪岳父岳母在客厅里喝茶,李研惠抱着王子豪去卧室了。

"刚才听你俩说撞车了?谁撞车了?"李兆勇问王冲。王冲给李兆勇续上茶水,说道:"没事,爸,单位的车蹭了一下……""

"哦……"李兆勇喝了一口茶,没再问。

"豪豪睡着了,妈,我跟王冲出去一趟,要是豪豪醒了你先哄哄他,妈……"李研恵轻轻地关上卧室的门,走到客厅对赵传芳说。

"哦……你们去吧……""

王冲一脸疑惑地跟着李研惠下了楼。

"老婆,咱干嘛去?"王冲牵着李研惠的手不解地问。

"给你买个手机……""

"那……那……那可真是增加了财务支出了……"王冲挠挠头,不好意思的说。

到了手机店,王冲突然冒出来一个想法:"老婆,要不给你买个新的吧……我用你现在的这个……""

"不用,我的手机使习惯了……""

"我一直就想要你的手机,以前没好意思……"王冲看着李研惠手里的手机,两眼放光的说道。

李研恵看到他的样子,格格的笑了:"你是不是故意把手机弄丢的?""

"我对着你的手机发誓!我绝对是……是故意的……"王冲说这话的时候眼睛还一直盯着李研惠的手机……

"我记得你以前一说话就脸红,什么时候这么能说会道了?"李研惠边看摆放在柜台里的手机,边问王冲。

"自从娶了你,我的潜力就被挖掘出来了!""

"麻烦你把这个拿出来我看看……"李研惠指着一个兰色的手机说。她转过头来,看着王冲:"你刚才说的啥?""

"我也忘了我说的什么了……""

"哎呀,对不起啦……我光顾着看手机了,没听见你说的话……"李研惠依偎在王冲身边,一幅小鸟依人的模样……

买了手机,王冲还是坚持要了李研惠用了两年的手机,把新的给了李研惠,他俩又去了移动营业厅给王冲补了电话卡,又到超市买了点东西才回家……

从那天进了厨房,王冲回来之后就没有直接下班过,他搬完了车里的货,就去厨房转悠,一会给这个厨师拿拿东西,一会给那个厨师打打下手,没过两天就都混熟了。一些简单的菜比如黄瓜蘸酱,盐爆银杏果,烧大虾这几个,王冲已经会做了,有时候厨师忙不开就让王冲做,王冲也乐此不疲,逐渐的掌握了很多菜的做法,并且完全可以替代那些厨师了……

时间长了,不光是厨师们与王冲混得"滚瓜烂熟",连洗碗的阿姨,包河豚鱼水饺的小姑娘以及那些传菜的小伙,高矮胖瘦黑白不一的服务员都跟王冲关系很好——他经常帮洗碗的阿姨洗碗,并且在帮忙的过程中"发明"了更快更省的洗碗技巧,让阿姨们有了空闲的时间可以坐下来休息一会;他跟着包水饺的小姑娘学会了擀饺子皮,包水饺,在小姑娘忙得焦头烂额的时候也能助她一臂之力;在客流高峰期,王冲常常变身成"传菜小哥",端着盘子在大厅和各个房间之间穿梭,目睹了隆重的八十岁老太太的庆生宴,温馨浪漫的"情人节之吻",领导高高在上的霸气侧漏的恣态,有钱人"花钱如流水"的豪迈,以及让人浑身起鸡皮疙瘩的同性恋的暧昧……

同时,王冲还承担起了酒店的维修工作。房间的灯坏了,王冲修;鱼缸漏水了,王冲堵;烤箱罢工了,王冲把它大卸八块,然后再拼凑起来,竟然奇迹般地继续工作了;厨师的刀钝了,王冲在锅沿上来回的蹭,哟呵,刀又变得"斩铁如泥"了……

刘丽红也经常带王冲出去逛街。过马路的时候刘丽红总是牵着王冲的手,毫不在意遇见的熟人投来的质疑的目光;刘丽红走路从来不看车,王冲因为担心而不得已被她牵着,万一遇到情况也能及时拉她一把……他俩几乎吃遍了临苍所有的好吃的地方,逛遍了临苍所有好玩的地方……王冲一直小心翼翼地与刘丽红保持着同事的关系,也经常旁敲侧击的提醒刘丽红,还好她也从来没有过份的要求。

吴莲每天早上都会挖苦嘲讽王冲,说他"利用男人的长处"俘获了老板,明显摆出了一付"吃不到葡萄嫌葡萄酸"的脸……

就在所有同事都议论纷纷的时候,王冲的一份"临苍目前餐饮行业状况以及消费水平调查"的报告重磅出炉,他在报告里详细阐述了临苍的餐饮企业的分布,餐饮企业层次的划分,临苍客流量集中的区域,临苍消费水平的价位表达以及各个区域消费层次的级别,并且指出了临苍餐饮业整体服务的优势和劣势,洋洋洒洒上万字,当这份报告被刘丽红在全体员工会议上"公开发表"后,同事们才恍然大悟,并对王冲佩服的五体投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