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废材不是我本意

第47章 哀嚎

废材不是我本意 扇舞清歌 2044 2018-12-29 19:16:10

"我那冤死的姐姐啊啊……""

"我那冤死的妹妹啊啊…….""

很快厅堂里响起来哀嚎声遍遍,句句痛彻心扉。

蓝情公子的脸色很不好看,水月君爷皱了皱眉,轻扣了一下把手,出声道:"都别嚎了,吵吵闹闹成何体统!国公府还有没有规矩了。""

一言祭出,厅堂里的哀嚎声收敛了一些。水月公子又安抚道:"这里是国公府,不是没有王法的乡野之处。你们就是有什么冤屈,对着国公大人尽可上诉,国公大人一定会秉公处理的。"又停顿了一下,水月君爷的眼神才滑到了门口处的幺幺三人身上。

他皱着眉头,道:"这应该就是蓝情公子的女儿吧,多年没有回府,见到母亲和父亲们,竟也不晓得行礼问安么?"他责备的眼神,刀剑般剜向了一旁难掩气愤之色的石敢当的父亲蓝情公子身上。

幺幺倘若死了,便也罢了。左右他的女儿,是嫡女顺位以下最大的,没有谁可以威胁到他的女儿的位置。可若是她还活着,那么,他和蓝情公子间的决斗,才刚刚拉开序幕呢……

幺幺心思飞速地转了几转,看来,今天这场战,非打不可了。

从她重生那时起,她每日里想到的,只是怎么混吃等死、安然度日而已。她从来没有什么野心,想要在这个世界里获得什么荣誉功勋,她只想要平淡地活一次,如果完美一点的话,有个爱人……比如梨白,就足够了。

什么时候起……她觉得不努力也不行了,不努力的话……没有借口应对梨白的骚扰啊,那时候,她总是以为梨白早已心有所属,只是不得已才跟了她的,虽然暗地里也垂涎人家的美色,但是!不是自己的东西不碰,包括男人,这条信条她还是守得牢牢的!

再后来,是发自内心里的渴望强大,渴望力量了……在梨白遇到危险,而她无能为力的时候;在黑衣人一次次袭来,而她只能在莫姨她们的庇护下,束手无策的时候。

想要强大的念头在心底生根发芽,直至上次意外目睹了梨白拥抱了他的表姐,这个想法,简直成了她没有说出口的心魔。

梨白对他表姐已经无意,对她是情根深重……这事儿她毫不怀疑,可是,今天、明天,今年、明年之后呢?人的心,是会变的,更别提梨白还有个虎视眈眈的表姐存在着。所以,她手中,能多一分筹码,便多一分把握。起码,在意外和残酷降临的时候,她不会毫无反击之力,任人宰割,不是吗?

收起自己的思绪,幺幺不慌不忙地抬腿走进大厅,对着那跪着的一撮人目不斜视,径直来到了国公大人面前站定。

轻轻撩起袍子,幺幺温顺地跪了下来。这一跪,是替死去的石敢当跪的,生育之恩,这一跪,便完结了。

水月君爷有些讶异地挑起眉头,然后,是眸色更加阴沉地观察着幺幺的动静。

幺幺拜了一拜,才抬起头来对国公大人说道:"多年未见母亲,孩儿都差点认不出娘了。娘,请恕孩儿不孝之罪。""

水月君爷想扣她帽子,门儿也没有。

终究,多年放养在外,是她亏欠了这孩子!原以为她要死了,也算是一种解脱了,谁知道她的命就这么顽强,还是挺了过来……国公大人内心里叹息了一声,她平静的音调缓缓地道:"不必拘礼,来人,给嫡女上座。""

厅里候着的随从忙往旁边空着的座椅上铺了一块软毡,时已渐凉,所以府里贵人们坐着的,皆铺有厚厚的兽皮制成的椅垫。

幺幺起身不动,往后面伸手,拉过梨白,又跪了下去道:"母亲,这是女儿聘娶的君爷梨白,出身是江淮一族的公子。"江淮一族,也算是大家士族了。梨白顺从地也跟着跪了下去拜了拜。

原来她的女儿,已经成亲了么?时间过得还真快啊,当年离京,还是个小娃娃呢……国公大人的眼神闪了闪,对着梨白虚扶了一下道:"起来吧,既然成亲了,就是我们石家的人。往后,要尽心服侍妻主。""

梨白低着头低低地应了声:"是,谨遵大人教诲。""

没想到,女儿身边,倒是有些个绝色的人,艳福真是不浅。国公大人的眼神,又转到了后面的水烟烟身上。

今天水烟烟,特意按着梨白的嘱咐,穿了一身淡青的袍子,长发只用一根简单的檀木簪子斜挑着,没有涂脂抹粉,整个人少了些烟花气,多了些清淡和素净。

幺幺又拉过水烟烟,对着国公大人道:"母亲,这是女儿在金城认下的干弟弟,名唤水烟烟。""

水烟烟一边跪了下去,一边竟扁起嘴巴,低低地啜泣起来。

不要说众人很意外,连幺幺自己也摸不着头脑,这是唱的哪出?

唱的哪出呢?水烟烟低着的眼眸里,划过几丝算计。就在刚才,站在后面的他留意到端坐着的水月君爷,早被这认亲的场面,给带得一脸的阴沉。唯恐天下不乱的水烟烟立马就拍板决定:是时候,让他脸上加点色彩了!

"这是做什么?刚见面就哭,晦气!"水月君爷掩袖遮面,只露出充满了蔑视和嫉妒的双眼。

幺幺也赶紧拉了拉水烟烟的袖子,今天是重要的一场硬战,可千万别给自己人带乱了节奏啊!

国公大人到底是女人……还是身居高位的后院收了几个男人的女人,水烟烟一身的姿色说不出的千娇百媚,简直自带魅惑属性,属于行走人间的人形春药那种。这一哭,国公大人打心眼里觉得真叫人无限心疼。

"你既然是嫡女认下的弟弟,也算是石家的一份子,何必哭哭啼啼的,有事就说。"国公大人对着水烟烟神色和蔼地说道。

"谢谢大人……"水烟烟羞怯地抬起头来,湿漉漉的双眼含惊带怕地扫了国公大人一眼,双眼一接触到国公大人的视线,不由得浅浅一笑,对着国公大人露出两个小小的可爱的梨涡,又马上羞怯地低下头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