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耽美小说 古代耽美 君心恋君

第二十二章:过往

君心恋君 苏还 2153 2018-12-29 19:38:00

谢聆看着那空白圣旨,心中震惊。他哑声道:"这……""

早便知晓的白逢苏看着那圣旨握住谢聆的手,看了一眼李过。

李过看着他点了点头。

白逢苏给着谢聆解释到:"刘世用那么大的精力将渝州的人都换成自己的,又那么努力得渝州的民心,为的不仅仅是为了造反时不仅不被唾弃,反而能流传千古,为的更是这道空白圣旨。""

谢聆不可思议的看着那凭空冒出的第五道空白圣旨,问:"这是真的?""

白逢苏听着谢聆这话,他将目光投向李过。

李过不恼反而笑了下,他道:"先皇那时是先在朝廷之上,以百官作证赐了我们五家,一家一道空白圣旨,本来有我家的那一道,被我拒了。""

"后来我拒了封赏,自请右迁,先皇准了。百官之中除了他们四人之外,都以为我会因此以后就都失了帝宠,再无翻身之日。""

"可他们不知道,先帝有多么的重情义。""

"就在我要举家离京赴任的前一天,先帝秘密将我召入宫中,赐了我这道空白圣旨。先帝的话时至今日仍然使我记忆犹新。""

"他说,都是一起上过战场,为他豁出过命,一起并肩作战,一起吃一起睡过,一起经历风风雨雨,一路担着艰辛走来兄弟,不过是输了一场算些什么。无论身份穷富,一日兄弟,一生都是兄弟。""

"我被他这话感动了,可还是不肯收这道圣旨,我那时对他说,收了有什么用,收不收都是兄弟。""

李过回忆着过往的事,对不上谢聆问的话,可白逢苏与谢聆也不欲出声提醒他。

每个人都有一段过往,或心酸苦辣,或甘甜。

李过说着忽然就笑了,他继续道:"他后来就和我说,收了这道空白圣旨等到了做官的地方,要是被人欺压了,他管不到,但是可以用这圣旨压那欺压我的人。""

"他说,一道空白圣旨,只要我不用来与帝王求愿,便不算用,平常还可以用来欺负那些看不起自己的人。多划算。""

"然后我笑了,我拗不过他,就收下了。""

"他叫我时不时就拿出来吓人自然是逗我的,可这一片心却是真的。""

"临走前,先帝还与我说,这空白圣旨辩真假之处不仅仅在于所有人都知晓的圣旨辩真假的那些个地方,还有一处特别的地方,这个地方只有我和他知道,他没有再告诉别人。""

"先帝还说,这处其余四道空白圣旨之上都有。让在我用时让皇帝拿出其他四道来验证,可若是他还在便不用了验了。""

说着,李过指到空白圣旨的一处地方,他问白逢苏道:"有火否?""

谢聆看了看白逢苏,白逢苏看了看谢聆,而后他们一起看向李过再将视线停留在李过指的那处。

白逢苏回道:"有。""

说完白逢苏走出了主帐,待他再回来时,手里多了一个火折子。

他走到一用来夜晚照明的蜡烛前,将那蜡烛点燃,而后将其取了下来,安置在了桌子上。

李过在白逢苏弄好后,将那道空白圣旨置于那烛火之上,慢慢的烤着。

不久,那道圣旨之上便显现出了一幅精妙绝伦的山水画。

李过将那道圣旨放到桌面上,白逢苏看着那画,他回忆了一下,道:"这是皇爷爷的画。""

说完,白逢苏看了一眼二人,又补充道:"父皇拿出其他四道圣旨试过,都有。""

谢聆看着那画,听着白逢苏的话心里一片震惊,他难以置信。

谢聆道:"所以是真的有第五道空白圣旨。""

李过莞尔,道:"那是自然。""

谢聆忽然想到什么,他看了一眼问:"这……刘世是如何知晓的?""

毕竟,其他三家全然不知。

白逢苏看着谢聆的样子忍不住用手去揉谢聆的头,他笑道:"他们都猜到了,只不过没人敢确定。""

李过看着白逢苏与谢聆这般不但不恼,而且眯着眼睛笑了。

毕竟任何时候,有心总比无心好。仇恨之中,不被仇恨蒙蔽双眼是为最好。

李过看着二人道:"好几番的出生入死,先帝的为人,我们都知晓。只是我不说,先帝不提,我自然也不会像先帝说的那般拿出去压人,故而猜测终究只是猜测。""

谢聆拉下白逢苏的手,问李过:"那刘世是如何确定的?""

白逢苏闻言,声音有些沉,他道:"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刘世得权,自有人想要不劳而获,一步登天。""

谢聆听白逢苏这样说,他明白了,这又是世态炎凉的杰作。

李过叹了口气,却是笑道:"也多亏了那发现我有这道圣旨的人啊!我藏得好,刘世找不着。而我又是父母官,做了那几年甚得民心,他想踩着我上去,却又忌讳自己的名声。""

"他太过贪心,想要民心也要我的圣旨。可谁没有些手段呢?我委曲求全的帮他,自己告老后,又让儿子帮他。即使他没有对我们全然信任,可他至少也不会杀我。""

"再说了,后来又有你那几位叔叔伯伯的帮衬,他这便将我留到了现在。""

"况且,先皇那时便说了,这空白圣旨只可由赐予的人或其家眷呈上请愿方才有用。""

"只是他意想不到的是如今的局势已然不受他把控了。到底是太过贪心。""

说着,李过一叹,道:"从前怎的就没看出来,要是早看出来他那狼子野心,你们现在可就能享清福咯!""

白逢苏闻言,低声道:"享福的日子也不久了。""

李过看着他坚定的眸子,道:"人老了越发贪了,也越发急了,他是怕自己再不快点,便要等不道坐那位置的一天了,开始急了。""

谢聆想了想,他觉着刘世之前还说挺冷静的也没有什么急的迹象,开始急是从自己回京求嫁而导致的局势大变之后。

谢聆点了点头,道:"只要是个人,这一急起来,破绽便会百出。""

白逢苏道:"哪有那么容易,他一向狡猾,最大的缺点便是想要那能让他流传千古的禅让诏书。""

"如今从我们这要是不可能了。那便只能打这道圣旨的主意。"说着,白逢苏指了指那第五道空白圣旨。

谢聆看着那圣旨,道:"可这依旧不是他最后的底牌是不是?""

白逢苏点了点头道:"没有人是不为自己留后路的,他大抵将底牌压在了江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