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宁舍江山:拥卿在怀不离不弃

第137章 再见花娘,狱中交易

花娘带着几分关切的声音蓦然响起,"你为什么会弄成这样?""

柳婧苑那来回踱步的身子一顿,随即转过头来带着一脸笑容的凝望着她。

"你的脸......为何会变成这样?"在瞧清楚柳婧苑那右边脸颊的疤痕的时候,花娘居然有些激动的由椅子上霍的一下子站起来了。

"你.....不知道吗?"柳婧苑有些诧异,她会不知道自己的脸是为什么会这样么?

"我?知道什么?"花娘紧皱眉心,她这样说究竟是何意思呢?是认为自己应该知道些什么吗?难不成她的残颜是因主上.......

柳婧苑轻笑着,一脸无所谓的说道,"没什么,那都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走到桌前为她倒了一杯茶水后示意她坐下。

"既然你不愿意再提,那也算了!"花娘浅笑着坐下来,无论是谁做的这件事情,都并非自己能够管的,不过倒是可惜了她那副绝色的容颜,"不过,你怎么会弄成如此狼狈不堪?""

"你没有听说过吗?"这件事情怕是早就传遍了这洛城了吧,她会不知道吗?

"这听说是有听说过的,但是这谣传里面有多多少少的真假我就不知道了!"花娘轻叹着,不过才几个月不见,她的变化居然如此之大!那眼里时时刻刻流露出来的戒备实在是让她一惊,究竟要经历过多少的事情才能这样的不肯相信任何人呢?

"反正大约就是你所听见的吧,真真假假有多少也影响不了整件事情!"柳婧苑挂着一脸陌生而又疏远的笑容说道。

"那你这次找我来是......。""

望着花娘那一脸的疑惑不解的表情,柳婧苑倒也没有多少的在意。既然她肯提出的话,那就自己来说好了,"帮我出去!"柳婧苑轻扬嘴角,低沉的说道。

听见柳婧苑如此一说,花娘的脸上明显出现了一丝惊讶之色。

"你觉得我有这样的本事吗???"花娘不可置信的望着她。

柳婧苑摇摇头,浅笑着环顾四周一圈后继续说道,"你不行,但是他却可以!""

"他?"花娘有些诧异的拉高了自己的音量。

"你知道我说的是谁,所以麻烦你小声一些。"柳婧苑警告似的瞥了瞥她,自己在这里原本就不方便谈事情了,她可不想还没把事情说清楚就让人抓住!!!

几个月的时间不见,这花娘的"太极"功夫倒是见长了许多,不过她柳婧苑可不是那种让人随便忽悠忽悠就肯罢休的人,她就不相信自己开出的条件不够吸引力。

时间的流逝因为彼此的沉默而变得越发的缓慢起来,许久后花娘胎才收起一脸的诧异开口说道,"现在就算是我,也没有办法找到他!"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的时间了,他就好像是人间蒸发了一般,全部的人想尽了一切办法都没有能够联系上他,现在又如何找他来帮忙呢???

"我会告知他想知道的一切。"柳婧苑轻哼出声,她的一切好似皆在自己的预想范围内。

"我是真的......什么???"花娘好像是没有听懂一般,皱着眉再一次的询问道。

"我说......。"因为警惕而越来越低的音调还是十分清晰的传入了花娘的耳朵里,"他想知道的一切我都会告知他的。""

"呵......呵......。"花娘胎突然自嘲的笑起来,"原来你真的什么都知道。"她可是枉作好人了,原本以为她什么都不知道,所以自己才拼命的在主上面前为她求情为她开脱。现在到好了,才知道自己不过是让人愚弄而已。

注视着她脸上那渐变的笑容,柳婧苑居然一时无语。

自己知道吗?或者吧?或者在没有达到目的之前自己是知道的!!!

"我可以救你出去。"花娘胎把脸上全部的神情收敛起来,冷漠无比的说着。既然她知道,那就好办了。哪怕到时候主上怪罪下来的话,自己应该也能将功抵过吧!

"怎么了,不相信我?"望着柳婧苑那不置一词的模样,花娘胎竟有些恼怒的起来。虽然她没有极好的武功,可救一个人出牢房还是绰绰有余的吧。

"要是只有我一个人的话,你绝对可以!""

"你这样说是何意思?"花娘皱着眉,冷冷的盯着她。

"同我一起被抓进来的还有三个人,你......。"随着柳婧苑的声音戛然而止,那渐近的脚步声的主人也来到了牢房门口。

只见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姑娘一脸不悦的提着饭盒走了进来,"看你也好的差不多了,待会儿会有人来带你离开这嚅。"说罢,那小姑娘把饭盒往桌子上一放,瞥了瞥花娘后就出去了。

"要一起吃?""

"看你在这里过的好像还蛮不错的样子!!!"花娘笑着接过柳婧苑递来的碗筷,心里却有些疑惑,一个犯人居然能受到如此好的待遇。

"只能说阎王老爷还不想要我的命罢了!"说着柳婧苑端起一碗黑乎乎的药就喝了起来。

"这药?"花娘那本来还带着微笑的脸蛋,忽然变得苍白起来,"你?""

"是啊,小产了。"柳婧苑无所谓的倒了杯水给自己涮了涮口。

注视着花娘胎那苍白到直冒着冷汗的脸居然觉得有些意外,自己的孩子没有了,她为何是这般的神情。

"是......是......他......的吗?"因为些许的颤抖和无力,花娘的声音听起来有几分飘渺。希望是自己猜错了,这么多年来,她第一次希望自己是错的!!!

"嗯。"柳婧苑有些不解的点点头,这种事情她倒觉得没什么可以隐瞒的。可花娘的神情还是非常让她不解,为什么在知道自己有过孩子的时候她会如此这样的无助?

"是......是......他的!!!"心在她点头的那一刹那竟然轰然倒塌,她知道,由一开始就是知道。他对这个女人与众不同的,他对她的折磨,他对她的忍让,他所做的一切一切无一不显露出这个女人在他心里有着特殊的位置。

孩子,这个女人怀上了他的孩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